当前位置:主页 > 桂商风采 > 会员风采 >

墨陶绘罗中源:守护传统陶瓷文化的追梦人

WechatIMG1683.jpg

罗中源,艺名“罗小黑”,广西百色人。此名是小黑的爱人给取得,因在肤色偏小麦色,爱人给他的昵称。说到“小黑”这个名字的时候,满脸的宠溺色,这或许就是爱情的模样。

与陶艺结识,缘分使然,这还得归于与爱人的相识。若非遇到此人,接下来的缘分也就无法续了。偶然里的必然,真是令人惊羡,一次俱乐部的羽毛球活动,就那么一眼,便定了此生。

与所爱之人共谋挚爱之事,相濡以沫又能携手江湖,从此只羡鸳鸯不羡仙。而提起爱人,小黑止不住的夸赞,2012年结识爱人,而此时爱人已在陶艺界做了10多年,并于2017年获得“中国青年陶瓷艺术家”的称号。若要获此殊荣,需在此行业沉浸10年,才有资格参与。


01

陶瓷,一段手工艺术极简史

提及陶瓷,小黑就停不下来了,这可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呢。陶瓷陶瓷,先有陶才有瓷,汉字的魅力由此铺展开来。上千年的历史,远在新石器时代中期就已诞生。远古之人,创作之初,取之于生活,还归于生活。

陶艺是陶瓷艺术加手工艺产品的结合,是一段艺术的发展史。考古学界相传有个说法:当年有位古人编竹筐时,不小心沾到黏性的泥土,碰巧在火上烧了,泥土变硬了,而这个新容器发现可以装水,陶器就此产生。当然这个说法并未得到百分百考究,不过也是由人的意志诞生的智慧。

而瓷器所需工艺更是复杂,历经数千年,在商代开始出现了原始青瓷。再经一千多年发展,东汉时期才烧制出成熟的青瓷。这是陶瓷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陶瓷制作须满72道工序,明代科学家宋应星在《天工开物》里写道:“共计一坯之力,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其中微细节目,尚不能尽也。”

工序之讲究,匠人之执着。唐僧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得真经,而工匠们传承着整套技艺,创作属于自己的艺术之梦,千年窑火生生不息,在借鉴中不断超越,仍旧绽放着无穷的魅力。

640.jpg

陶瓷界有个说法:“要想穷,烧祭红”。"祭红"是最难烧造的品种之一,自古以来,"祭红"是最难烧造的品种之一。它妖而不艳,红中微紫,色泽深沉而又安定,釉中无龟裂纹理,是颜色釉瓷中之珍品。

民间相传有一烧瓷艺人,技艺超群,专为宫廷烧制御瓷。这位艺人仅有一女,名叫继红,天生丽质,父女相依为命以烧瓷为生。一次因皇宫要烧制御品佳瓷,御窑连烧数十窑也未成功。

眼看日期已到,再不烧成御瓷的窑工全得被杀害,继红为救其父和众窑工,便以自己鲜血做釉料烧制出一种稀世罕见的、色调安定肃穆的釉瓷,继红少女救了父亲和众窑工,自己却因失血过多而亡,为纪念这位舍身救众的女子,后人便将此瓷称之为“祭红”,改“继”字为“祭”。



02

匠心传承,极致只为初心

电气自动化毕业的小黑,此前并未设想过从事陶瓷这个行业。有些事冥冥中似有引路人带你走入不一样的旅程,而这契机让小黑坚定:这即是终生所做之事。

现代社会的节奏步伐飞快,很少拥有一段静谧的时光。原先的小黑心浮气躁,而正是陶瓷的体验之旅,让自己重归本心,抛却杂念,这即是积极心理学家里提到的心流体验,身心高度集中,同样又可体会高度的充实感。

因为这份爱,小黑跑去景德镇拜师学艺,下定决心的事儿立马就去干,师从国家一级拉坯技能大师,而师傅同样是爱人当年的师傅,这么说起来爱人还是小黑的师姐。

640.gif

小黑在景德镇待了2年时间,只做了一件事:拉坯。现在已是景德镇传统拉坯手法的传承人,擅长手法、器具的造型。但若是要最终完成一件精美作品,需经历几个师傅的创作。

拉坯在陶瓷行业里的专业名称为“走泥”,单独拉出来同样是一门艺术。正常出师在2-3年时间,而若要在走泥里有很深的造诣,需得十年以上才可。

用一生,做好一件事。在大多人的心中似乎是件极其无趣的事情,但是对于手工艺人来说,这却是再自然不过的。用双手仔细的打磨每一件器物,雕琢的不仅是器物本身,更是自身的意义。


03

墨陶绘,为传承陶瓷文化而立

2015年上半年,小黑学成归来,创立了墨陶绘。墨陶绘,墨取自于墨家,因对墨家的匠人文化着迷,正符合创业的初心:传承中国陶瓷传统文化。

十年磨一剑的精神正是墨陶绘的立意根本。提及这种文化,小黑说起当年做电气工程师时去韩国实习半年,造机器,一个螺丝只要拧坏一点点就自觉换掉,而不是因为领导来抽查才换掉,这就是百分百严格要求使然。

一种情怀、一种坚持、一份传承、一份使命。继承和发扬是当今每一个陶瓷工作者的两大课题,也是职责所在,而这也是墨陶绘选择青少儿陶艺培训为主的缘由。

目前在苏州做的最好也是最大的陶艺培训机构,与苏州枫华国际学校、西交利物浦大学部、小学部、幼儿园等众多学校以及培训学校都有合作。

除了青少儿培训,墨陶绘还提供艺术品定制的服务。现在生活体验方式在改变,人们对于生活品质有更高的追求。

同时组织手工艺品体验活动,让手工艺回归当代工作室,体验传统文化的氛围。而这也是为何墨陶绘选址于李公堤,因此地能为学员创造安静祥和的气氛。

640.jpg

谈及如何平衡商业和艺术,小黑说到这本身就不是矛盾之事。创办墨陶绘初衷是考虑能为他人做什么?基于此保证盈利,为传统文化的更好传承打好基础;与此同时问心无愧,同样可以安心进行艺术创作,而此种模式才是长远之道。



笔者手记:采访完毕后,小黑带我们参观了工作室,给我们展示了学员和自己的作品,以及现场手工拉坯的工作场地。这是个心灵手巧的聚集之所,在此,你定能静心、静神,“和、寂、清、静”交融于每件作品。

我不知道小黑是大山的儿子,还是繁杂都市的孤独奔跑者,或者他原本就是大山与都市的结合体。只要生命里有这样一种力量在跳跃,小黑的创作便不会平淡。

在这个时代,传统手作更应该是被传承的。人无论何时都不能缺少的是情怀、信念与态度,而手工艺人们通过手作作品向人们传达的,也正是这些。

专注的去做一件事,听从内心的安排,是最难得的。哪怕过程可能会有点苦、有点累,但不正是因为投入在一件事情上的时间与精力才使它变得如此珍贵么?


官方微信